求助申请 - 举报投诉- 反传销微博 - 反传销博客- 反传销论坛
您的当前位置:反传销咨询救助网 > 反传故事 >

反传销专家李旭揭秘“21世纪老百姓最后一次发财机会”

来源:黑龙江广播电视报 编辑:黑龙江广播电视报 时间:2018-11-06
导读: 上周,一起女大学生实名举报父母传销事件,在网络上引发热议。面对冥顽不化的父母,21岁的李欢走投无路,找到了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。这个协会的创始人,是号称民间反传销第一人的李旭。本周三,李旭接受本报采访,畅聊反传销那些事儿。 21世纪老百姓最后一次
上周,一起女大学生实名举报父母传销事件,在网络上引发热议。面对冥顽不化的父母,21岁的李欢走投无路,找到了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。这个协会的创始人,是号称“民间反传销第一人”的李旭。本周三,李旭接受本报采访,畅聊“反传销”那些事儿。
 
 
“21世纪老百姓最后一次发财机会”
 
2004年的李旭,在家乡鞍山经营一家小商店,兢兢业业生活无忧。一天,远在江苏的小舅子打来一通电话,通知他自己找到了一个“21世纪老百姓最后一次发财的机会”,轻松就能赚几百万。在他的劝说下,李旭来到江苏,并迅速被洗脑,他的第一个下线就是自己的亲大姐。一年后,李旭的地位不断“攀升”,成为传销组织骨干,手下掌控着一个几十人的团队。
 
然而真正成为“高层”后,他开始感觉不对。他告诉本报记者:“发现太多人带着全部家当来,一无所有地走。那时就感觉,这个行业太残酷了。”没多久,妻子打电话告诉他,国家颁布了《直销法》,他的所作所为是国家禁止的。就像大热天淋了一桶冰水,李旭彻底醒悟过来,他解散了团队,说服了上司A级老总,帮助警方抓捕了组织的几个大头目。然而,一切尘埃落定后,李旭却没脸回家。“一无所有的痛苦,欺骗家人的羞愧,我想了很久,立志做一个反传销人士。”
 
2006年,在家中的一间斗室,李旭开始了自己的反传销之路。先是发表博客,留下QQ号码和电话,然后专职从事反传销,哪里有传销就去哪里,一个人单枪匹马走遍全国。2009年,李旭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,正式建立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。
 
线上线下,南派北派
 
在各种传销组织中“水里来火里去”,李旭摸透了传销组织的门路。他告诉本报记者,传销也分派别,北派吃大锅饭、睡大通铺,通常条件比较简陋,控制的人群比较年轻。“北派最初在东北发起,一路从关外扩展到关内,然后发展到安徽、山西、陕西等地。”
 
相比之下,南派则比较“高端”,吃住条件较好,也不限制人身自由。“南派传销最猖獗的地方在广西。2011年,广西来宾被很多传销人视为‘圣地’,满街都是传销团队。每天下午,传销组织会在城市公园公开讲课;晚上,市政广场上人山人海,全是听传销的,让人感觉不可思议。”
 
最近几年,南派传销不断“升级换代”,吸引来很多高端人士。李旭说,“很多组织住在高档小区,组员中甚至有退休干部、公务员和海归博士等。他们挖掘出高收入人群的需求点,打着资本运作的旗号,请导游带你吃喝玩乐,参观城市建设,一边介绍城市风景,一边洗脑。一些团队还会带人参观规划馆、建设局,暗示这些都与组织的项目有关。游览过后,再拿出一堆‘高大上’的红头文件、行业书籍、讲授光盘,告诉你找3个合作伙伴,就能收入百万、千万,很多人因此被骗。”如果此时你仍不上当,他们就组织饭局,让你见识到组织内的高端人士,看那么多大老板、高知人士都参加,你还能不相信吗?”李旭说,这种传销不集中上课,而是串门洗脑,更加隐蔽,组织关系也更加紧密。
 
这两年,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网络传销也开始浮出水面。传销者四处加微信,通过微信拉人入群。一些网络传销专攻老年人,做保健品骗局。他们让大家加微信入群,用陪伴和关爱“麻痹”老人,用健康和长寿忽悠老人,不仅让大家掏钱买产品,还将很多老人发展成下线。一些“高端”组织还会线上、线下互相配合,以扶贫、招商会名义组织活动。以研讨会为名目,邀请行业专家,大讲新金融、互联网+、区块链投资;以招商会为名目的,甚至请明星、名人,上万人集中在一起看节目,听讲座,洗脑不知不觉就完成了。
 
手机偷拍、惊险卧底
 
拯救每一个传销者都不容易,有时候不仅耗时耗力,还非常惊险。李旭记得,2012年北京平谷区执法部门得到一个传销者的电话。为了找出这个组织的所在地,协会中的一个女孩假扮传销者,进行卧底。“为了发展下线,很多传销者不拒绝陌生人,她假装拨错电话号码,与对方结为朋友。几天中,两人一直电话联系,她抱怨了两句没有好工作,对方果然上钩,要介绍她加入组织。”
 
为防万一,女孩带了两部手机。进入组织后,她走到哪儿,都有监视的眼睛。白天,大家一边做游戏一边看着她,晚上她只要出门,就有人跟随。女孩一边用手机偷偷录像,一边抽空发送出组织的具体地址。3天后,执法机关成功铲除这一传销窝点。
 
被解救后,很多受骗者不愿接受事实,李旭说,“传销者为他们洗脑,声称为了控制人数,赶走胆小怕事的人,组织会设置很多考验,比如媒体曝光、警察抓捕,一些人对此深信不疑。”
 
遇到这种情况,李旭和团队就会现身说法。“传销组织用陌生的环境、信息封闭、密集灌输等方式打消人的自信,再用羊群效应给你洗脑。为了进行反洗脑,我们也有套路。第一步角色扮演,以受害者家属亲人、朋友身份出现,拉家常打消他们的怀疑。第二步,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,或者介绍组织结构,跟他们算一笔账。当大家发现,自己即使当上A级领导也无法发家致富时,自然就会梦醒。”
 
跟上百个传销者对话后,李旭发现,最不容易“醒”的是投资多、下线多的人。“对他们而言,成功只差一步,财富唾手可得。很多人不是分不清真假,而是不愿意相信事实,因为一旦认清传销骗局,就意味着他们的发财美梦破碎了。”
 
人间百态、家庭悲欢
 
反传销12年间,李旭见到了太多人间百态,见证了太多家庭的悲欢离合。他告诉本报记者:“江苏的一位女士,总是刚从上一个骗局中清醒,就投入下一个骗局。她坚信自己不是在骗人,而是在帮人,是在做扶贫项目,是为东北振兴助力,号称要打造7亿中产阶级。一位被骗十年的女士,从一个骗局中跑到另一个骗局,她明知道这是传销,还是要赌一把——赌自己成为第一批‘吃螃蟹的人’,能捞一把就走。更夸张的是被骗到来宾的老侯,第一次清醒后带着央视记者卧底传销组织。卧底还没几天,再次被迷惑,要拉着记者一块干。我们想帮他,他转身就跑,坚决不跟我们对话。”
 
将妻子、朋友都骗进组织一年后,老侯一贫如洗,被组织抛弃。即使这样,他还没认清传销的危害,坚信是反传销人士与央视记者害了他,让他的卧底身份曝光,被组织埋怨。他找到李旭,声称要拿炸药同归于尽。
 
李旭的办公室墙上,有锦旗有血迹,他说每一道痕迹,都是一个故事。李旭告诉记者,民间反传销不容易,但即使这样,也要坚持做下去,“我们挽救一个人,就是挽救一个家庭”。
责任编辑:黑龙江广播电视报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网友评论:

在“\templets\demo\comments.htm”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,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,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,删除comments.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
推荐使用友言、多说、畅言(需备案后使用)等社会化评论插件

联系我们
最新资讯
热门排行
北京思路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9-2018. All Rights Reserved fcxxh.org
Top